所有消息提醒关闭望海涵

微博: 烟火_腿毛蜀黍

20171021

其实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这一年多以来我脑子里除了画画就是打游戏,根本没别的东西。直到最近家人生病,我大哭一场之后猛然间开启了“管家”模式:只要病人在家里,我就是全身心进入看护者状态。

实际上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进入一个状态,然后发了疯一样只做一件事。

我有毛病,在我的观念里吃饭和睡觉都是浪费时间。所谓美食的乐趣……体会不到。

我啰嗦,深夜矫情,却不主动与朋友交谈;畏惧压力,却骨头里对任何事物都不服。

“偏要去做”成了常态。自我评价是闷骚和骚里的叛逆到炸裂,属于进沙盘先打BOSS,碰了一鼻子灰回来之后开始研究怎么才能干掉它的类型。

这种极端的自卑和自负就是折磨人的。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我的人生大目标是什么。没有大目标,所有的小目标都是散的,不能聚集成一股力量。

我说我喜欢学习这不是在开玩笑,因为真的太无聊了,收入给人安全感,而学习能给人危机感,这都是人活于世需要的玩意儿。

我发自内心喜欢更强的人,无时无刻不告诫自己对于更弱的人要保护而不是欺凌。可这不是想把自己当圣人,而是我觉得能保护别人就能满足自己是强者或即将成为强者的妄想。

而事实上我就是一个连大目标都找不到扎心老铁……



关于画图

我是不是想太多了。我没有审美。我画画是纯理性的。

背光面是漫反射光的颜色,和高光的交界线有一点固有色的补色。

流传的“这幅图是粉白还是灰绿”的问题,我只认为是在特殊光线下用灰绿色来表现粉白感。

线稿要透气,就要做出大对比——动与静或明与暗。

同一个姿势同一个人,画不出心里所想要的样子,就会不停地画那个人。

明明喜欢繁复华丽,却死抠“先要把简单的东西塑造好了才行”。哪怕是纯色制品都是有变化的,我的眼睛就是想抓住这些玩意儿。

我每一次,每一次都在想把这些或更多的做好,可是我已经失败了两百次了。是的,今天的图是我买板子以来第200张独立命名的图片文件。

也每一次,每一次都觉得自己画的过于慢和下笔的不准确,觉得自己画的太少,同时又极其没有耐性。处于这种矛盾自责的状态中痛并巨爽地挥斩着前路的荆棘。

同时我郁闷。

因以我现在这种强度,是不能把shi(我)变成金子的。


知道怎么把东西画得像了,可是没有审美做个狗屁的创作与设计。

 
评论(11)
热度(27)

© 腿毛_可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