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都是BG

“我所有的自负皆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的软弱。嘴里振振有词是因为心里满是怀疑,深情是因为痛恨自己无情。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是虚空而生的,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这深夜里一片静默,是因为你没有听见声音。 ”

光阴可惜,譬诸逝水

我复活了!谢谢墨水的投喂!

墨水瓶:

惯例废话
*给腿毛太太家的小雅的文!小雅有那——么可爱我写不出她万分之一的好呜呜呜
*日常ooc,毕竟鹤丸是第一次写如有把控不好之处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吧!【土下座】
*对不起虽然掰扯了两千四百多字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啊啊啊啊【捂脸】写得好害羞啊
*欢迎评论!欢迎讨论!谢谢大家!
*虽然很抱歉但请考据党轻饶我吧2333333不管是鹤球的经历还是文章的标题和结尾
*爱与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正文开始——
与本丸的其他刀而言,鹤丸国永确实是一个奇怪的存在。
不同于三日月宗近的老派优雅,也与烛台切光忠的成熟稳重不一样,和一期一振的体贴细致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一边。
青年几经变迁易主漂泊四方,却没有以上列举的种种表象,倒更像是个长不大的大男孩,每一天都精力旺盛,追求刺激体验心跳,笑容永远挂在脸上,比金子还要耀眼。
小雅抱着换洗衣物经过长廊时,看着远处穿着内番服站在万叶樱下好像能够反射阳光的青年。恰逢青年刚好说笑着回过头,脸上还带着未收起的笑意,那双灿金色的眼眸便直直撞入了少女翠绿色的眼睛。少女在猝不及防下没来得及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在短暂地对视几秒后,少女有些局促地别开目光低下头匆匆走开。耳垂上悬挂下来的流苏因走动而微微晃动,挠得小雅心里有点痒痒的。
他与她不同,国之重宝,强大,帅气,可靠,活跃,与平庸的她不一样的,青年本身就像是光,没有任何阴影可以遮住他的光芒。
小雅至今都记得鹤丸国永在第一次降世时的模样,虽然惊吓没能得逞,但是彼时青年飞扬起来了的眉眼却深深刻进了她的脑海。
“真是无趣啊,主上并没有摆出被吓到的表情呢。”鹤丸撑着下巴歪着头看着目色平平的女孩。
“真是不好意思,”少女懒得辩白也没有表现出多么欣喜的表情,她的目光淡淡的,好像没有什么能惊起波澜,那张有些孩子气的脸学着鹤丸国永的模样也歪了歪,“为什么鹤先生会喜欢惊吓?”
“哦哦~好问题啊……嗯……要说为什么的话,可能是因为人生若是没了惊吓,想必会心先死于身吧?”彼时青年夸张地晃了晃脑袋,突然咧开嘴笑起来,露出了一排漂亮的白牙。
一直,一直都笑着的他。
小雅在低下头时抿了抿嘴唇。
与她完全不同。
不知为何,小雅隐隐有些厌恶那个藏在心底的自己,她尝试着去放声大笑,学习着去变得跳脱不着边际,努力地让自己变得不再看上去生人勿近。
只是为了去压制心底的那个,真实的自己,那个不够坚强,不够自信,又畏缩不前的自己。
所以她没由来的向往鹤丸国永,那是属于青年的骄傲与强大,就像是狂风暴雨也无法浇灭的阳光。
——
看着对面明显有些紧张地绞着手指的女孩,鹤丸从短暂的沉默中恢复过来,笑了笑,突然有些坏心眼地撑着身子靠近少女清秀的脸。
“这可真是把我吓到了……主上在关心我吗?”
“那还用说吗!”小雅像是炸毛的猫一样猛地抬起头,看着青年近在咫尺的脸被噎了一下,微红着脸别过头,声音逐渐减弱,“鹤先生自己也有说过的吧?不喜欢那段经历,如今你却要一个人去往那个时代,我当然很担心了!”
青年闻言后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伸出手揉乱了小雅的头发。
“没事没事~不要紧张。”
青年弯起了眼眸,却突然严肃起来,腰杆挺拔如长枪,气势沛然莫敌。
“因为现在的我的主人,是你啊。”
——
当穿越时空真正重新双脚踏上属于那个年代的土地时,鹤丸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吐出,心中有些说不出滋味。
若说完全不在意于他而言当然是不可能的,只是面对那个男人,即使嘲讽居多,百年之后,他已然端不起恨意。
只是这数百年来的颠沛流离,让他在初为人身时,险些忘记了如何挥动刀刃,只是凭借着本能握紧了腰间的长刀。
本心与道,忠义与背叛,历史与现世。
鹤丸听到了风咆哮的声音,他转过身,好整以暇地与天地界限处正在飞速靠近散发着黑色灵力雾气的庞然大军遥遥相对,突然笑了起来。
不是那种黯然失笑,也不是无奈苦笑,那笑声恣意洒然,回响在天地之间,仿佛喜不自禁。
鹤丸国永抽出了长刀,刀光潋滟如清水,那双金色的眼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来吧!”
究竟斩杀了多少敌刀,鹤丸已经记不清了,只是不停的挥动手中的长刀,将刀术舞得密不透风。他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溅上了他的脸,他也不知道是溯回军的血还是他自己的血,只是将手中的太刀翻转猛振,荡开了刀身上的黑血后反手将刀捅进了背后靠近自己试图偷袭的一振敌刀的心脏。
疲惫如潮水般席卷全身,但是不知为何,鹤丸国永的精神却异常亢奋,连原本有些生疏的刀术都在无休止的挥舞中变得圆融通透,扑面而来的腥风没有让他恐惧,反而满心欢喜。
他是刀,是本就是行走在风口浪尖的刀剑,杀戮是本能斩杀是天职。高高在上的供奉神物非但没有让他感受到尊崇,反而让他在百年的时光里变得心如顽石,只是日复一日地高居金宇,百无聊赖地审视世间。
或许是久攻不破让溯回军也感受到了焦躁,为首的大太刀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而鹤丸国永迎着狂风发出了同样的高呼!
鹤丸明白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会失足于暴戾的杀心,但是他同样无法停下。
鹤丸低下头摸了摸靠近胸口处那个散发着温热灵力波动的御守,属于少女与他的联系还在让他保持清醒。
“给你添麻烦啦,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你了,小雅。”
——
当小雅咬牙顶着时空阻力穿越到鹤丸所在的时空时,少女几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个已经看不出白鹤模样的青年全身浸浴过了溯回军的黑血,他背对着小雅,仰着头像是在凝视天空。
【鹤先生,您不要紧吗?】
【啊啊这可苦恼了,被鲜血染红以后就不像鹤了吧?】曾几何时,青年不满地低头扯着自己身上变得污浊不堪的白衣,半开玩笑地说道。
“鹤先生……”
小雅迟疑着往前走了几步,有些犹豫地开口呼唤青年的名字。
青年的背影微微一颤,在缓缓转过身后,青年满是血污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
“是你啊。你看,我都说肯定没事的了。”
鹤丸低下头去看自己摊开的手心,却突然发现手心中央突然滴落了一滴液体。
“咦……”
滴落在手心的液体越来越多,青年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天空。
“难道下雨了吗?”
小雅一咬下唇,猛地扑进青年的怀抱,纤细的手臂用力箍紧了青年精瘦有力的腰。
鹤丸不解地抬手,却摸到了泪流满面的自己。
“咦……?”
泪水好像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明明心里没有悲伤,但是那样的情感却在少女颤抖的怀抱中大肆喷涌而出,如喷珠溅玉。
“啊……啊啊……”
鹤丸抱着少女缓缓跪下,看着自己满是血污的手,突然用力回抱住少女的身体,像是濒死的鱼在祈求最后的甘露。
鹤丸国永鲜少想起或提及他的过去,但是此时此刻,小雅却清晰的感受到了青年无声痛哭时那洪流般的悲伤。
他是否也很寂寞呢?
他是否也曾怨恨呢?
他是否也有悲伤呢?
小雅轻轻地阖上了眼,回应着那份悲恸。
鹤丸国永降世已有千百年之久,青年无声地穿越过了历史的洪流,辗转于多人之手,却无人聆听。
光阴可惜,譬诸逝水。
FIN

评论
热度(41)
  1. 墨水瓶 转载了此文字
    我复活了!谢谢墨水的投喂!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