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都是BG

“我所有的自负皆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的软弱。嘴里振振有词是因为心里满是怀疑,深情是因为痛恨自己无情。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是虚空而生的,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这深夜里一片静默,是因为你没有听见声音。 ”

【鹤婶】午睡

墨墨带给我温暖,感谢(>_<)

Vignora:

给腿毛爹爹 @腿毛_ID太常见了想改~👌


短打。不精华。不合格投喂(土下座。


感谢阅读,希望喜欢。


本丸里的樱花开了。


入春以来天气并未与凛冬时节有什么差别,门廊的屋檐下还能瞧见封冻的霜雪里有红梅的花瓣与刚冒了头的花苞。即便有阳光从东方的天空驱散冬日里黯淡的灰白,也并不能指望它带来令人欢喜的温度——雅依旧得搓着手在本丸里与暖炉相伴,对鹤丸厚实的羽织虎视眈眈。她阖实了窗户以阻拦寒风卷进和室,拢紧的纸门施以隔绝霜雪的庇护。天气一直未见有任何转变,淘气的短刀们还是沉迷于以雪球互殴。哪怕兄长一直予以劝阻,门廊外边也从未安静过。


在被腿脚灵便的短刀们告知庭院里有春天的身影悄然而至时,雅在和室里支楞着下巴思索天气是什么时候开始好转的。她惊讶于自己对周遭的变化竟毫无知觉,没意识到冰雪已经消融成泊泊流水渗入泥土,不知不接间沉默了一冬的鸟雀早已开始歌唱。连早春要第一朵樱花都已经被她错过,眼下已经绽放成一树绚烂。


被短刀拉扯着跑到樱花树下,雅还在思量鹤丸究竟在哪里——还未来得及让她回忆出近侍去干什么了,赞叹与疑问并存于舌尖时,就有花瓣纷飞如冬雪降临。


「哟,吓到了吧?」


自家近侍一上午没瞧见踪影做内番,这下却在树上跟她招手。


——果然是惊喜啊。


被一上午不见踪影的近侍给捞到树上,雅眨眨眼睛去端详花海。她正要伸手去给鹤丸指明让她欢喜的一枝丫花朵,怀里没由来地塞进来一个脑袋。他略长的白色耳发垂落在她的手心,被风吹起时让她觉得有点痒痒的。


鹤丸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奇妙习惯,每天都要拉着她睡午觉——一把有近千年历史的平安老刀还有在这时候把黏着她的所有短刀给赶走,伏在她肩上时的满足模样像偷吃了蜜糖的小孩儿。他要在那时候给她披上他的羽织,两个人蜷缩在兜帽下狭小的空间里相视大笑。


这一直是没什么新意但总能让两个人开心的小活动。


「该午睡了。」


鹤丸难得露出了严肃表情,眨眨那双金色的眼睛给她一本正经地强调。他在雅晃悠的双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沉默着闭上眼睛。
——刚好是午睡的时间啊。


远处有微风拂过的细小声音里夹杂了短刀嬉戏的声音——逝去的白雪让他们没办法再以雪球互扔的方式玩乐,但安静地去瞧瞧那些要在早春苏醒的事物也是相当有吸引力的事情。


仿佛一下变得安静了——像有什么东西将他们与喧闹的地方隔绝了。细小的花瓣打着转掉落在付丧神阖实的眼睛睛上,在还未有触觉打扰他时就被自家主君给轻轻抚去。像在端详那些绚丽的樱花一样,雅微微弯腰去端详白发的近侍——她记忆里似乎没太这样仔细地去看过他,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去悄悄瞧上一眼。


她用手去扣紧他放松的手指,贴紧他手腕的皮肤与突出的指节,她的指尖顺着他皮肤的纹路去摩挲他的手腕,他的小臂,他在睡梦中起伏的胸口,他温热吐露的鼻息。


好梦,我亲爱的鹤先生。

评论
热度(34)
  1. Vignora 转载了此文字
    墨墨带给我温暖,感谢(_)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