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都是BG

“我所有的自负皆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的软弱。嘴里振振有词是因为心里满是怀疑,深情是因为痛恨自己无情。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是虚空而生的,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这深夜里一片静默,是因为你没有听见声音。 ”

室友说,难过的时候你就笑笑,发个开心的表情,就能真的消除烦恼啦!

我说活着真无聊,人这辈子也就这么几十年而已,室友说既然时间短,坚持一下也无妨。(^з^)-☆

我说我坚持不下去了,室友哭着说你还有我啊。虽然是电话那头的。


前几天朋友跟我讲,人与人之间要多联系,才能维持感情,这样的话,至少从心理上还是能感觉到别人是关注着你的。要是长期不理人,别人就会感到冷战或者失落。是这样的吗??这可真难(捂脸)

实际上我知道我的这些没有由头的情绪,听者是感受不到的。有时候在自己的撸否说说,自言自语,可以幻想有人倾听。与这世界有一点联系,有了不要擅自断掉的理由。

我以为可以好一点了之后再出来与人交往,可是不与人交往还是很难达到这个“好一点”的……人的生活状态都是自己决定的,我不怪任何人。感谢这一年来所有容忍了我碎碎念的关注者,可能你们自己都没意识到,你们没有因为嫌弃负能量而取关,于我而言挺重要的,我还能幻想一下自己的有所克制还是有效的,没有过于祥林嫂。(捂脸)

感到悲伤你就画画吧。不过一开始想剧情就都是搞笑的……真正的想要表达的悲伤与自责,自己却表达不出万分之一……羡慕能把故事讲好的人啊!

我以为我把自己的心完全开放了,其实是一如既往地保持着高度的警戒状态。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我是理科生,怎么会那么文艺那么傻地任自己被情绪控制,但这种对抗,本质上就是一种个人的内耗。我愿所有的人现在和将来都不要有我这种体验。真的非常的、难以治疗。

我其实是很害怕被轻视或者被嫌弃等等。因为比一般人都害怕,所以在遇到反对声时显得极其敏感。也许你们会嘲笑这种把自己蜷缩起来听不进反对意见自欺欺人的做法,没关系,我羡慕能坦然面对一切的人。我也在改,请不要再在背后嘲笑我了ORZ…

发现了吗?在我眼里你们都是棒呆了或是很有个性的天使,我眼里的自己仿佛还是有些有点,却每时每刻恨不得自己不曾活过。

说出来很丢脸:我上一次发现自己怕死是感觉到自身的痛苦已经驱使着我差点去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的时候。身体的求生本能直接略过了大脑,开始自救。

你在伤害自己的时候才能因为本能而感觉到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就是要活着”的奋斗目标。我不是生活太闲了,我只是病了,像感冒一样。

情感失衡。如果要画出来,大概就是坠落、坠落、抓不住的、抓不住的、黑色的太阳。

我剖析自己,找到原因,计划应对策略。可是雾气的黑色的小人在拥抱你,在你耳边低语:“你的反抗是徒劳的。

“你可以抗争到死去,我要消耗掉你最后的气力。”

我朝朋友伸出手:“救我。”

然后在朋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缩回了手:“你救不了我。”你也没有义务来救我。没能帮上我的忙,我可能还会害你自责。

我已经不能思路清晰地表达,逻辑也越来越意识流。讲到最后,忘记了自己所要表达的核心内容,开始沉溺于喃喃自语。

我做人挺失败的。

拳头挥向空气,无处使劲。只有当它锤向自己时,愤怒的力量才因此有了实感。

我很无助。却不甘心。一直一直在反抗,直到脑子已经混乱了,拳头乱挥,只记得要反抗。抗争成了一种没有理由的信念。

我很得意,对室友说,你看我又赢了,我棒不棒?

我喜欢你,并非恋爱,并非亲情,并非友情。

我可以模仿社会人,不过没有自我。感觉自己是烟,是空洞的房间里潮湿的空气,是阴暗阳光下中漂浮的灰尘,是蜉蝣,是淹没在大海里的滴水。

我在马路上无处可去。

车水马龙令人窒息的人群。

迎面走来的陌生人将我逼出一身冷汗。

我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距离我越来越近的路人,以做好应对的准备。

我想要接近我的小太阳,灼伤的疼让我退回阴影里。



我想要放弃了。
只要摁灭最后一丝反抗的火苗我就能放弃了。如果你没有被我吓跑请告诉我不要放弃。

我在我的生活中几乎已经隔离了所有的人际关系,可我已明显地感觉到了有根即将崩坏的弦。

见笑了。

 
评论(20)
热度(17)

©  | Powered by LOFTER